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疼痛科學🔬國際大師的動作哲學] 🇬🇧Ben Cormack對疼痛的新觀點:最有效治療疼痛的方法是運動!但要怎麼運動呢?


本週末(2017/12/9-10)王偉全醫師參加了一個特別的課程:[疼痛科學🔬國際大師的動作哲學]
主講人是來自🇬🇧英國倫敦的物理治療師Ben Cormack
本人條理清晰,以幽默風趣的口吻,帶動全場的醫師、治療師、教練理解許多疼痛相關的科學研究。

會參加這個課程的契機是看到KAT Know & Apply Training的創辦人周博陽老師,在臉書上的發文推薦並引進此課程,再看到是我們的共同🇯🇵日本Kinetikos好友Kaori san千里迢迢力邀的,想必一定是很讚的課程。今年其實是引進台灣第二年了,終於有機會參加。


信念是關鍵!疼痛和你想的不一樣 Pain ≠ Damage。

看看上面這個《走鋼索的人》電影海報,在高空這樣走,還有在平地走同樣寬度的鋼條,感覺會一樣嗎?
完全不一樣吧?
也就是說恐懼會改變你的動作方式,你的信念、想法,會影響你的動作控制

Ben提出了許多很有趣的研究,發現甚至「看不同顏色」都會影響病人疼痛。
請注意,這不是說你的痛是想像出來的(痛是非常真實的!Pain is very real!),只是它真的很容易受情緒影響。
想想你的肩頸痠痛,有多少次它是在壓力大的時候ㄌㄧㄚˊ起來?!或是受情緒影響?
我之前上了「PSYCH-K®︎」、「情緒密碼」的課程,也都是就到情緒、信念、潛意識等,對疼痛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
Your beliefs control your biology! 你的信念控制你的生理!(這是Bruce Lipton教授的名言)


很多人會想說「我這麼痛,一定有個嚴重的疾病!」
不一定啊,有聽過「幻肢痛」嗎?被截肢的腳,明明已經被切掉了,但病人還是明顯的感覺它在疼痛。
疼痛是很複雜的,不是說退化愈嚴重,疼痛愈嚴重。
眾多研究也告訴我們:影像的嚴重度跟臨床疼痛度也沒什麼關係。

有很多研究抓了一堆毫無症狀、完全沒有疼痛的病人做磁振造影等檢查,結果發現他們的椎間盤突出超嚴重、或者退化性關節炎超嚴重、或者旋轉袖肌腱撕裂傷超嚴重,可是臨床上一點症狀都沒有。相反地,很多痛的要死的病人,影像上找不到什麼東西。


(圖片來源:黃丞偉 物理治療師)

「劇痛」只代表了產生了很多疼痛的化學物質,不一定有嚴重傷害。
(當然還是需要專業評估)




最有效的疼痛治療方式是運動!

Motion is Lotion!(運動就是潤滑液)
例如,退化性關節炎不是用太多、磨損 tear and wear,而是比較像生鏽 rusted!許多研究發現,跑者(膝蓋用最多的族群),膝關節退化的情形並不會比較高。
下背痛的研究也發現,最有效的治療是運動!就算你要做按摩或徒手治療,也一定要配合運動治療才能達到最高療效。

腳踝扭傷理論上6~8週會好,下背痛理論上2~8週會好;那大哉問來了:為什麼有人就是好不了?

這幾年隨著對疼痛科學的了解,發現疼痛改變了動作模式,但疼痛消失並不見得就能回復原有的動作模式(Hodges 2011)。




運動首重多樣性!

有個研究很有趣:比較下背痛患者和無痛的健康人,讓他們一直做一樣的動作,健康人會使用不同區域的豎脊肌;而在下背痛患者卻不斷使用相同區域的肌肉!肌力、肌耐力並沒有顯著差異,甚至會產生「動作恐懼症 kinesiophobia」
所以多樣性的運動,誘發他使用不同區域的肌肉非常重要!
同時也發現腰痛患者的「兩點辨識覺」變差,表示他們感覺不到那附近的肌肉,更晃論使用了。

腳踝損傷後的病人也是一樣,我們知道本體感覺會變差,可能因為這個原因,研究也發現同樣是踝背屈,可是腳踝扭傷患者的動作方向性變少!
因此,用心運動(mindful movement)是重點!
也就是「動作控制」,如何活化你的神經肌肉系統,妥善地控制你腳踝的肌肉。

所以疼痛後的運動治療,不是只是動就好,須在專業協助下,時間長度、種類都很重要,關節活動度、肌力、肌耐力、協調運動都很重要,但在現今更多證據顯示,我們還必須重視多樣性和動作控制!




結論:
疼痛最重要的治療是運動,但自己運動的話很容易陷入原有的動作模式,所以找專業醫師或治療師評估出原本欠缺的運動模式、活化被抑制的肌肉、提供多樣性,都很重要!



[肩膀夾擠怎麼辦?] 跨年來跳「抖肩舞」放鬆胸小肌!加上「奇異博士運動」 活化前鋸肌和失能的肩胛骨!肩頸動態伸展運動大放送!

肩關節是人體活動度最大的關節,不管是 夾擠症候群、旋轉袖肌腱撕裂傷、滑液囊炎、五十肩 ,都來自於同一個根源: 肩胛骨活動性不佳(scapular dyskinesia) 。 首先,我們把肩膀的肌肉分兩群: 1. 容易緊繃/過度激活者: 胸小肌 、上斜方肌、提肩胛肌、斜角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