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FSM共頻治療]1. 電療再進化!人體的塔科馬吊橋:特定頻率的微電流,治療特定器官組織!

自從去年上了臭氧治療之後,就一直有一個強烈的呼喚,叫我來上這個FSM課程!
終於來上到了,真是超級高興!

 


這本書就是FSM的講師Dr. Carolyn McMakin,上禮拜才出來的新書:「共頻效應 The Resonance Effect」,對這個「共頻治療」寫下完美的註解。
她自己說,更廣泛的解釋,我大老遠從台灣來上這個課,也是一種「共頻效應」。(看來也是個相信「有緣千里來相會」的人啊~)
我還跟她解釋「緣」的概念:In Chinese culture we believe there is a predestined reason, the resonance effect, why people meet each other. It's said that you have to meet each other for 100 lives before you can be in the same boat, or class. 


FSM全名是Frequency Specific Microcurrent,意思是「特定頻率微電流」。
簡單來說,我們身體中的每一個器官組織都有一個「特定的頻率」,而我們只要找對了這個頻率就可以跟這個器官組織產生「共頻效應 resonance effect」而達到調整修復的效果。
傳統電療當然也可以調整的頻率和強度,如下圖,可見不同的器官組織對不同的頻率是有不同反應的。




但這還是不夠精準,如果我們可以更吹毛求疵,就可以針對不同的器官組織產生「共頻效應」,如脂肪、動脈、靜脈、骨頭、滑液囊、軟骨、椎間盤、硬脊膜、筋膜、免疫系統、關節囊、肌腱、韌帶、神經、骨膜、皮膚、胃、食道、大腸、小腸、肝臟、膀胱、腎臟、輸尿管、尿道、前列腺、子宮、睪丸、卵巢、輸尿管、腦下垂體、腎上腺、甲狀腺、副甲狀腺、松果體、肺、氣管、咽喉、大腦、小腦、中腦、延腦、脊髓、交感神經、副交感神經⋯⋯


我們全部都分門別類,非常仔細地針對屬於它們的頻率去做電療刺激的話,效果會更好!
而且這個FSM的強度,只有一般電療機器的百分之一到千分之一,所以基本上是相當安全的。
因為他強調,只要頻率對了,能夠做到「共頻效應」,根本不用開啟太大的強度,也可以達到治療的效果。


講師Dr. Carolyn McMakin人超級和藹可親!上課她講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就是當時全美知名的「塔科馬海峽吊橋(Tacoma Narrows Bridge)」。


當時在1940年首度通車,不到五個月因為受到強風吹襲,橋身搖擺,引起「卡門渦街(Kármán vortex street)」,因為震動頻率和吊橋自身固有頻率相同,於是倒塌。(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可見「共頻效應」的威力!

當然,FSM不會讓你的器官組織倒塌,因為它還可以微調不同的「卡門渦街」效應,讓你的器官組織達到不同的效果,例如是要分鬆、增加分泌、降低發炎反應⋯⋯等。
這個事件只是告訴我們,只要頻率正確,利用「共頻效應」,我們就可以把想要的治療效果傳送到我們想要治療的器官組織。


系統內建的組套有:
神經痛、神經瘤、腕隧道症候群、胸廓出口症候群、頸椎創傷導致的纖維肌痛症、視丘痛、帶狀皰疹皰疹後神經痛糖尿病神經病變、肌筋膜疼痛症候群、椎間盤病變、小面關節病變、肌腱韌帶損傷、滑液囊疼痛、網球肘、高爾夫球肘、骨折、痛風、腰痛、骨盆痛、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延遲性肌肉酸痛(DOMS)、骨折、關節損傷、內側脛骨疼痛(MTSS)、肝膽腸胃問題、胰臟問題、胰島素抗性、腎臟問題、壓力性尿失禁、肺臟支氣管支持、免疫支持、便秘、甲狀腺支持、腎上腺支持、憂鬱情緒、放鬆、幫助睡眠、淋巴水腫、過敏⋯


當然,每個人效果反應不同,內容都是可以微調,不同病人需要量身定做,一切都必須經過專業醫師且受過FSM訓練的醫師診斷後才能使用。








[跳躍的肌筋膜] 🇮🇱以色列復健科大師Dr. Motti Ratmansky來台,「乾針治療」觸動筋膜的舞蹈細胞~

這週末我們台灣增生療法醫學會TAPRM 邀請🇮🇱以色列復健醫學巨匠,也是 乾針療法(dry needling) 的大師Dr. Motti Ratmansky來教授一連兩天的 《乾針治療工作坊 基礎課程》 會有什麼難得的機會,緣起於我們的會長 林家弘醫師,之前去🇮🇱以色列找...